新年钟声的余音还未消尽,美国数家药企就宣布对数百种药品提价。据《华尔街日报》援引药品比价服务提供商(Rx Savings Solutions)的报告,在2019年的第一天,美国三十多家制药商针对数百种药品上调了价格,平均涨幅在6.3%。

2019第1天,30多家制药企业在美上调药价-医药圈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10月,美国数十位众议院民主党人向五家大型制药公司发出信函,信上表示,这些药企已从最近的减税计划中受益,但却不断收取高价,要求几家药企提供有关价格变化以及研究和广告费用的详细信息。那么,这次药企调价可谓顶着政府的巨大压力,不过,药企也声称给保险公司提供了折扣和退返。

超30家药企新年提价

医疗美容领导者艾尔建,也是全球知名的肉毒杆菌制造商,对旗下51款产品上调了价格,其中27款提价幅度近10%,另24款上调了4.9%。根据药品比价服务提供商(Rx Savings Solutions)的报告,在所有研究对象中,调价幅度在9%以上的药品,艾尔建旗下最多。从治疗阿尔兹海默症的美金刚(Namenda)到治疗干眼症的环孢素(Restasis),这次调价产品的数量占据艾尔建旗下产品一半以上的比例。

2016年,艾尔建的首席执行官布伦顿•桑德斯(Brent Saunders)曾经表示将限制艾尔建药品的涨价次数,每年仅涨一次,并且涨价幅度需低于10%。针对此番价格上调,艾尔建于1月1日(周二)表示它“致力于负责任的定价原则”。在2017年以及2018年的年初,艾尔建旗下部分药品的上调幅度均略低于10%。

此番新年调价的药品中,艾尔建并没有提高旗下许多医美产品的价格,包括令其一鸣惊人的肉毒杆菌毒素(Botox),而这些产品通常由患者自费支付,不在保险范围内。

除了艾尔建这样的原研药企外,部分仿制药企也同样上调了药价。在调价幅度较大的仿制药企中,在美销售的约旦仿制药企Hikma Pharmaceuticals将止痛药吗啡的价格上调了10%,麻醉剂克他命涨了20%,血压药物依那普利拉则上调了30%。

“这些都是小幅涨价,这让我们能够继续经营可持续发展的业务,为医院、医生和患者提供高质量的药物服务”,Hikma的发言人史蒂夫•维斯(Steve Weiss)说道。针对此番调价,维斯还称,这三种药物的价格涨幅每小瓶不到1美元,每小瓶吗啡的价格仅上涨了20美分,并表示Hikma还降低了一些药物的价格。

除了艾尔建和Hikma这样调价幅度相对较大的公司,葛兰素史克公司(NYSE:GSK)也对旗下36种药品上调了价格,但涨幅均没有超过3%。

实际上,2018年11月,全球最大的制药公司辉瑞就对旗下41款药品提了价,这些药品将于本月15日开始以新的定价进行销售,大部分药品提价幅度在5%,仅针对一款药品最高上调了9%,另有3款药品涨了3%,不过辉瑞方面并没有提供具体的调价名单。

日常买药开销不会太大,遇上罕见病便遭难

药企顶着来自政府和群众的压力纷纷涨价,同时也表示给保险公司提供了折扣和退返,称涨价后的药价并不是患者购买药品的实际价格。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不得不为了我的孩子去购买一种特定药品,一个月大约需要花费700美元(约合人民币4800元)。当时我走访了好几家店,还在网上搜罗优惠券,最后拿到了近一半的优惠,每个月只需花费350美元就能买到一样的药”,住在洛杉矶的马克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道。不过他也告诉记者,要使用这些优惠券并不是那么方便。为了用上这些优惠券他得去离家更远的药店买药,药剂师还要花力气去说服制药公司允许其使用优惠券。

面对药企多次提价,对于像马克这样已购保险的人群而言,影响并不算太大。比如他买一些克拉霉素等抗生素,都涵盖在保险报销范围之类。

不过,除了像马克这样的本地人,外国留学生在美国看病买药是否也能纳入保险或者享受到折扣呢?

在纽约进修艺术品拍卖的中国留学生曾星绀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道,“一般到美国读书的留学生都会交一笔保费,大约在2000美金一年,日常看病开药的花费都涵盖在这个保险里。我来纽约市进修以前,在康奈尔大学念书,那个时候我们去学校的诊所看病买药,都不需要花钱”。

“其实保险涵盖的范围还是比较广,曾经有朋友到美国后被查出携带乙肝病毒,在当地的州立医院(康奈尔大学所在地,纽约州伊萨卡市)住了几晚,本来住院费和药费加起来应该过万美金,但是保险都覆盖了”,曾星绀回忆起身边的例子向记者说道。

尽管有折扣、有保险,但是若遇上罕见病需要特殊药品,才是一个家庭真正的危机时刻。马克向记者说道,有许多很罕见的处方药,价格会非常昂贵。如果有低收入人群遇上罕见病,每个月需负担500美元(约合人民币3400元)的药品,在不堪重负的情况下甚至需要他们把房子抵押出去。因此,对于对稀有药物有需求的人而言,会经历一段十分困难的时期。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余佩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