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对“聆听”的强调,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连生理的“原因”都搬了出来,比如为什么一个人两只耳朵一张嘴?就是因为听太重要了,神逻辑。   至于怎么算是聆听,也是各种说法都有,大意就是全神贯注,身体前倾,不带任何偏见,不能预设立场,清空自己,不要在听的时候琢磨怎么说,等等。效果如何呢?貌似在听的人的确不少,看起来也很耐心。实际上,在“聆听”的人,大半在等着别人说完,在等机会说话而已。   那些习惯于保持沉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