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医药代表药物都在升级,我们医药代表升级了吗?

药物都在升级,我们医药代表升级了吗?

大家从医药市场的变化也会知道,2019年注定是一个划时代的年份,抛开我们生活的环境不说,看看我们的产品,我们面对的医药政策,都可以说是既熟悉又陌生,你对药品推广好像什么都了解,但有时心中又会有种对未来无法把握的无力感。

这种情况很好理解,就像我们玩游戏一样,当换了一块区域后,环境和怪物的级别提高了,如果我们仍然停留在原来的水平,自然就会无法适应了。

不说全球医疗市场的变化和新药品新疗法的革新,单就咱们国家医药政策近一两年来的密集落地,你就会知道,2016年底国家发布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不会是一项空谈,作为一名医药代表,你有没有想到,如果时间快进10年,来到2029这个健康中国目标前的一年,你在其中会是一个什么角色?能否胜任现在的这个职业呢?

我想2029年,医生们获取医药信息的渠道一定又有了另一番景象,虚拟现实会议,可穿戴设备等等一定会改变制药企业和医生的互动方式。

也许你虽然渴望在未来的医药职场上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但却无法完整描述10年后的工作方式和场景,但是,你可以把想法放回到10年之前,2009年,苹果公司还没有发布 iPad ,外企的代表们还习惯于拿着 DA 和医师们介绍新药信息,而如今呢,医生们已经习惯了面向拿着 iPad 的代表,一起讨论药品和诊疗方案。

IT技术和社交网络的发展提高了代表的效率,拓宽了企业向医生信息传递的渠道,这仅仅是一个方面,看看医疗市场呢,医改势必要对患者的就医秩序重新安排,这是对各级医疗机构现有利益格局的重构,未来一个精准的医患匹配系统会形成,在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逐步推进下,一个全新的中国医疗市场已经初显雏形,对于企业来说,原来的三个药品市场终端都在发生很大的变化,有眼光的企业早已提前布局。

站在代表的层面上,如果这些变化你不能够或者不愿意关注的话,那么,我们是否留意到,我们手中的药品也在“升级”,这个应该是和我们更为密切相关的吧。

10年之前,绝大多数医药代表推广的仍然都是小分子药物,也就是化学合成药品,当然,还有一部分中成药,对于这些药品,对于代表的要求是你知道产品的通用名、适应症、和竞品有啥优势基本就差不多了,最重要的是,你和医师快速建立关系的能力。

当然,这个时期也是制药企业获利和成长最快的时间,对于企业来说,这个阶段是以产品为中心的,拿到批文是重点,有产品就能赚钱,甚至对于很多企业,底下会开玩笑的说,别特么的以产品为中心,大家都吹嘘自己药品比别人好,实际特么的都差不多,你以产品为中心肯定做不好,要以个人为中心,聘好代表,拿大客户。

相应的,药品市场的发展也推动医疗市场的建设和发展,医院的硬件也起来了,病房楼也一家建的比一家漂亮,这是题外话了。

而10年以来至今,由于生物靶向药的出现,更精准治疗的药物成为临床和患者的刚需,代表仅仅懂得药品名字和适应症,或者凭人脉关系已经无法胜任推广,就需要较高的医药学专业知识,对疾病领域有深入的了解,甚至要考虑患者的情况,要准备着向医生提供更多的临床证据。

对于企业来说,推广活动的重点从产品转向患者,大家看看,是不是有很多企业在这个阶段开始构建以患者为中心的推广体系。

我们可以看到,医学事务部和MSL这个职业也正是在这个时期得到了企业的重视和人数的快速扩张。

在这个阶段,是不是有朋友掉队退出了呢,我想是有的,但留下的你回顾下,肯定较10年前的自己有了很大的提升。

今后10年,新药会继续“升级”到个体化药物时代,大家看下,像CAR-T这种高度个体化的疗法不是已经出现了吗,当药企的产品发展到为每位患者精准定制,我们作为医药代表如何承担起企业和医生的桥梁职责?是不是就需要了解更多知识,比如分子机制、疾病、生物学、数据、算法等等,不然怎么提供处方建议甚至诊疗方案?

总之,要让越来越忙碌的医生了解新技术带来的新型态的药品/疗法,医药代表也必须要升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