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每日药闻他,是世界上最有钱的医生

他,是世界上最有钱的医生

黄馨祥,1952年生于南非,美籍华裔医生。曾登上《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个人资产达122亿美元。

他身价122亿美元,靠公司的不断“拆分、重组,再拆分、再重组”积累财富。

“他是个医学天才,他是个科学疯子,他是个商业奇才,还是天生的演说家。他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医生——黄馨祥。”这是美国《福布斯》杂志对美籍华裔医生、企业家黄馨祥的评价。

2010年,黄馨祥以55亿美元跻身《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到2015年,其个人资产已达122亿美元,成为世界最有钱的医生。当然,从普通医生到亿万富翁不可能通过一把手术刀来实现。黄馨祥拥有50多项医学专利,包括全球热销的治癌药Abraxane;他还创办了好几家制药公司,市值均达数十亿美元。如今,63岁的黄馨祥已成为全球医学界的造富神话。

*

2010年8月初,黄馨祥(Dr. Patrick Soon-Shiong)这个名字作为首位响应盖茨和巴菲特“捐赠誓言”的华裔首富而被全世界知晓。

此前,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和“股神”沃伦-巴菲特发起“慈善捐赠誓言”号召,动员美国富豪们在生前或死后捐出自己至少一半的财产用于慈善事业。黄馨祥夫妇和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彭博社创始人布隆伯格等人一道,成为首批响应“捐赠誓言”的40名亿万富豪之一。

出生于南非、后移民于美国的华裔黄馨祥,最初是一名医生,在美国他成功研发出抗癌新药物,并先后创办了3家生物制药公司,这其中就包括阿博瑞斯生物科技公司。

金融危机到来前,黄馨祥果断地以46亿美元的价格,将他在1997年创办的美国药品伙伴制药公司卖给了德国医药巨头费森尤斯公司。今年6月,他又以29亿美元的价格,把他拥有82.4%股份的阿博瑞斯生物科技公司卖了出去。

两次交易让黄馨祥身价暴涨。2010年,黄馨祥以55亿美元的身家名列《福布斯》2010年全美富豪榜第60名。而在《洛杉矶经济周报》评选出的50位洛杉矶富豪排行榜中,他二度坐上头把交椅,该报估计他的净资产达71亿美元。

阿博瑞斯生物科技公司负责政府公关的资深副总裁鲍勃-皮尔斯(Bob Peirce)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说:“他精通内科和外科,既是医生,又是科学家,还是成功的商人。很少有懂内科的医生同时擅长做手术,也很少有科学家同时还能经商,他一个人就是所有这些职业身份的完美结合。”

在响应捐赠的信中,黄馨祥夫妇写道,“我们的誓言是,通过家庭基金会(注:2009年初由黄馨祥夫妇共同成立),我们将逐渐改善并根除医疗保健体系的不平等,建立一个新的医疗体系,首先确保人们健康,其次保证每个人都能在需要的时候得到最好的医疗服务。我和我们的孩子将奉献出时间和资源,争取实现这个目标。”

“有时候开一张支票很容易,但这不一定是最好的方法。”谈到为何要响应巴菲特和盖茨的号召,黄馨祥说他这么做主要是为了寻找机会,交流、学习慈善之道。

“13岁时我就知道自己将来要当一名医生”

黄馨祥1952年出生在南非。他的父亲曾是中国南方的一名乡村医生,陈家共有九子一女,黄馨祥排行老六。

二战期间,为躲避战火,父亲决定举家迁往南非。童年时的黄馨祥受到精通中草药的父亲的耳濡目染,常常在父亲身边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看他准备中药配方、煎药、为病人把脉。同时,他博览群书,尤其喜爱科普读物,例如英文版的《科学》杂志。

在中西方文化的影响下,他从小就立志成为一名医生,“我在13岁时就知道自己将来要当一名医生。”黄馨祥回忆说。十年后,23岁的他获得了南非名校金山大学的医学博士学位。

由于成绩优异,黄馨祥得到系主任的推荐,进入当时南非最好的医院之一—约翰内斯堡综合医院实习。在那里,黄馨祥是唯一的非白人医生。当时的南非种族隔离很厉害,一些白人病人甚至拒绝接受他的诊治,他的月薪仅为白人同事的一半。

黄馨祥的第一个病人是被转移到癌症重症监护室的南非白人,病人当时高烧不退。但当病人看到给自己看病的是个黄种人时,一度拒绝。指导黄馨祥的老师对病人说:“要么让陈医生给你看病,要么离开我们医院!” 黄馨祥接手后,很快就找到了病因。他对症下药,没多久,病人的体温恢复正常。此后,这位南非白人的态度发生转变,在和医院其他病人聊天时,他常常提议,“那个中国医生不错,一定要找他给你看病!”

“在我之前,中国人是不允许在那里实习和工作的。我和老板商量,如果我在这里的业务水平排名前四,他就帮我一把。”黄馨祥回忆道,“之后他征得南非政府的批准,我才如愿以偿成为在这个白人医院工作的第一个中国人。虽然工资只有白人同事的一半,但我知道在这里能获得最好的锻炼机会,能和最好的医生一起工作。我是不会学别人去罢工的。”

1977年,黄馨祥完成在约翰内斯堡综合医院的实习,并与相恋多年的女友米歇尔·陈结婚。米歇尔的理想是成为一名演员,但在当时的南非,一名华裔女孩要成为演员,其难度不亚于成为职业医生。结束实习后,黄馨祥获得去加拿大温哥华英属哥伦比亚大学附属综合医院工作的机会。于是,两个年轻人决定去北美谋求更大的发展。这也是黄馨祥职业生涯的第一个转折点。

“标新立异没什么不对”

现在,当事业辉煌的黄馨祥接受媒体采访,并询问其成功之道时,黄馨祥还时常回忆父亲对自己潜移默化的影响。“要说我的偶像,那就是我的父亲。”黄馨祥告诉记者,“另一方面,做外科医生的经历是对我日后做CEO也是最好的锻炼。做手术时,你必须坚定、果断、实际,即便这个决定可能威胁病人生命,你也必须放手一搏,因为有时候你并不能掌握所有的事实。如果最后病人有什么闪失,你必须为此负责。”

黄馨祥从做中医的父亲身上学到了如何磨炼坚韧的意志,也从西方医学中学到如何有效、果断地做出最好的决定。在同事眼中,他聪明博学、富有远见,同时也骄傲自负、野心勃勃。《洛杉矶商业杂志》评论说:“的确,黄馨祥的人生由阴阳双面交汇融合,很难用简单的一两句话勾勒清楚。”他的才华给了他骄傲和自负的资本,但也使他饱受争议。

在温哥华,黄馨祥正式成为一名外科医生。当时,一位教授不相信,以黄馨祥的资历,他能在不弄破肿瘤的前提下成功切除病人体内两个葡萄柚大小的肿瘤。黄馨祥不服气,马上和这位教授打赌,赌注是教授家那张漂亮的核桃木桌子。经过精心准备,黄馨祥成功地完成了手术,把核桃木桌子赢回了家。1980年,当他转往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工作时,那张厚重的核桃木桌子成为了夫妇俩带走的仅有的两件家具之一。

“当别人否定我能力的时候,那便是我人生中最激动的时刻。”黄馨祥说,“我不管他出于什么原因或目的这样说我,但我都会这样回答他:太好了,因为这正是我需要做的。”黄馨祥觉得,如果想有所作为,就不能随波逐流,“持不同观点或者标新立异,这没有什么不对。”

异想天开的家伙

来到美国,黄馨祥先是致力于糖尿病研究。米歇尔·陈则如愿成为好莱坞的一名演员。

在妻子的支持下,年轻气盛的黄馨祥开始着手研究糖尿病的治疗方法。他想尝试用胰腺细胞移植来替代注射胰岛素,得到部门经理的回应却是:“你这个异想天开的家伙!”

但黄馨祥没有放弃。1993年,黄馨祥第一次把糖尿病疗法运用于人体试验,成功对一位糖尿病人进行了胰腺细胞移植,这也成为当时轰动一时的新闻。然而移植细胞几个月后,病人又不得不恢复注射胰岛素。这也成为后来许多科学家抨击他“夸大医学研究成果、弄虚作假”的把柄。

虽然手术效果有限,但作为外科医生的黄馨祥却从中看到了机会。很快,黄馨祥成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家公司VivoRx,专攻糖尿病药品的研发。当时,大型制药商麦兰和黄馨祥的大哥都对黄馨祥研发的胰腺细胞移植很感兴趣,他们共同为VivoRx公司提供了500万美元的投资。

但很快,黄馨祥的兴趣转向了癌症研究。他组建了阿博瑞斯生物科技公司,从事抗癌药物紫杉醇纳米制剂的研究,由此埋下了他和投资人发生冲突的祸根。他的大哥和 麦兰曾两度解雇他,并将他告上法庭,指控他非法将VivoRx公司的研究资金转移到阿博瑞斯生物科技公司。黄馨祥否认这些指控,甚至否认大哥曾给他投资。最终,黄馨祥和大哥分道扬镳。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黄馨祥从不愿谈起和大哥的这一段历史。他的同事皮尔斯对此也不想多说,“这是一桩陈年旧事了,但我可以肯定地说,黄馨祥是最后打赢官司的这一方。”

打官司、和大哥分道扬镳,所有这些都未能阻止黄馨祥研究新的抗癌药物。当时,泰素是全球最畅销的治癌药,但存在一些弱点,如效率低、副作用大等。黄馨祥针对这些弱点进行刻苦攻关,不断获得突破。2005年,阿博瑞斯生物科技公司倾10年之力研制的紫杉醇纳米制剂,被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批准上市,用于治疗乳腺癌。除紫杉醇纳米制剂外,黄馨祥还拥有另外50多项美国专利。

如今,黄馨祥打算创建一家新公司,开发建立在个人基因基础上的人性化药物。

闯入慈善业

几年前,在洛杉矶市中心的贫民窟周围,人们时常看到一位修女的身影。黄馨祥告诉记者,她叫罗斯,每天她都会和她的搭档——约翰神父来到广场上,给将近400个穷人分发食物,风雨无阻,而且从不张扬。黄馨祥发现罗斯修女并没有银行储蓄,她坚持依靠回收硬纸板箱和现金募捐来维持这一个流动厨房。她的坚持和善心让黄馨祥深受触动,很快,他决定为流动厨房捐很大一笔款,还让自己的两个孩子在那里做志愿者。

在那之后,黄馨祥逐渐意识到:做慈善比单做一名医生更能迅速、有效地改变人们的命运。于是,他开始尝试做一些慈善事业。2009年初,黄馨祥夫妇决定成立家庭基金会。

至今,该基金会已先后向洛杉矶市的圣约翰医院捐赠1.35亿美元,并成立了研究中心,希望把这所社区医院转型成一家一流医院。今年,为了帮助马丁?路德?金医院重新启用,基金会还为之提供了高达1亿美元的担保。2007年,这家位于洛杉矶南区的医院因医疗事故而被迫关闭。“在洛杉矶南区,许多人生了病却找不到一家好医院。”谈到那次担保,皮尔斯如此表示。

最近,黄馨祥还投资了天主教修女们经营的圣安德鲁医院,用来加强神经科学、脑外科以及癌症方面的专业研究。“因为在宗教医院,即使你没钱也能看病。”皮尔斯说。此外,黄馨祥还设立基金会扶助许多大学做学术研究,并定期捐款给洛杉矶歌剧院,支持洛杉矶的艺术文化活动。

做慈善之余,作为洛杉矶首富,黄馨祥也开始大兴土木。4年前,黄馨祥在洛杉矶市布兰伍小区附近购买了一幅1.2公顷的土地,目前正在兴建豪宅。据悉,黄馨祥所购地产,相当于3个美式足球场大小,工地外用铁丝网围起来,门口还有监视器及保安人员。施工期间,门口狭窄的道路塞满了工程车,柏油路上也沾满了黄泥,邻居们每天都得忍受四处飞扬的尘土。邻居们的不满还不止这些,工地旁的一位居民在接受采访时说,黄馨祥很不友善,虽然在这里兴建豪宅,但他从来不和邻居打招呼。

对于各种非议,黄馨祥并不在意。他不认为自己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但承认自己喜欢被人关注。

“你知道,英雄和先驱者总是要冒风险的。”黄馨祥后来说,“我很相信命运和因果报应,该来的总会来,该成功的人总会成功,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别人说我疯狂。”

“他是个成功的商人,是出色的科学家,但在内心深处,他永远是一个医生。”他的妻子米歇尔这样评价自己的丈夫。皮尔斯告诉记者,虽然现在黄馨祥不做医生了,但他会经常去医院看望病人,和病人聊天,并把自己最新的观点告诉那里的医生。

繁忙紧张的工作之余,黄馨祥会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家人身上。节假日时,黄馨祥也经常邀请皮尔斯去他家做客。“他是一个家庭观念很重的人,我想,这也和他的中国血统有关。”皮尔斯说。“我再忙也要挤出时间来送我女儿去学校,陪她看足球,打网球。”和小儿子在一起时,黄馨祥则会经常带他去打篮球或者钓鱼,父子俩一同坐在岸边,静静地度过一下午的时光。